博客网 >

中山舰事件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推荐一个盗版书,《蒋介石全传》,河南人民出版社,张宪文编著。写的不错,至少比我以前看过的委员长的传记都要好。作者94年在台湾讲学,刚好赶上台湾开放了一批委员长档案,所以里面引用了非常多的委员长日记。

以前看过一些委员长的传记,但是在他到黄埔之前基本上都不是很清楚。即便有些能稍微清楚点,也总是有些盲点。比如委员长在上海那几年是怎么混的,到底有没有搞过证券交易所,都说不太清楚。这个书做了一些考证,基本上是可信的,差不多算是结了这个案。按他的结论,就是那几年先总理和许崇智、委员长的关系都很微妙,委员长对先总理的革命前途比较迷惘,所以他对革命不是很专心了,加上当时他在粤军中的位置并不显要,离委员长的期望值比较远,他不太满意,所以就在广东、上海和奉化之间徘徊。不过委员长并没有搞证券交易所,因为当时他人在广东,无法参与,而且他也没钱,是张静江替他垫钱出资当股东的,董事会的席位也由陈果夫代理。

不过,我觉得这个书最好的地方还是在于把中山舰事件的线索基本上讲清楚了。委员长后来对这个事情基本上不太提起,一说起来就是当时有人搞阴谋,所以他才采取果断措施,防止突然事变,保卫了革命。CP方面对这个事情也基本上不提,一般的说法都只是说中山舰事件之后怎么国共分家,委员长怎么蓄意反共,但是对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基本上都没有讲清楚。卷入其中较深的周恩来,后来提起来这个事情,也只是批评陈独秀软弱,不能斗争,毛主席的传记里也都只是讲当时毛主席主张坚决反击,但是陈独秀坚持妥协,让委员长阴谋得逞了。离这个事情比较近的比如当时在黄埔的共军将领,徐帅、聂帅、张宗逊的回忆录里也基本上都语焉不详。黄仁宇的书里说来一阵子,也不了了之了,没有讲清楚。

这个书讲得比较清楚一点,就是中山舰事件其实缘起于当时的海军学校校长欧阳格,既不是CP说的委员长蓄意制造反共事端,也不是委员长说的时任KMT中常会主席的汪精卫搞政变要把他劫持到海参崴去。

KMT一大的时候,委员长连候补中央委员都不是,仅仅是中央军事委员会的委员,而且排名很是靠后。总理薨逝后,形成的格局基本上是胡汉民、汪精卫和谭延闿集体领导的格局,胡汉民是国民政府代理主席,汪精卫为中常会主席,许崇智为军委会主席。这时委员长的位置仍不显要,但他控制的黄埔军校学生为主力的党军是当时国民政府下属军队中的骨干力量。汪主席一直想找机会打破这个集体领导的体制平衡,刚好发生了廖仲恺被刺案,而这个案子查下来,主谋一个是许崇智手下的军人,一个是胡汉民的堂弟。所以汪主席认为机会来了,可以乘此机会搞掉胡汉民和许崇智,他一个人独揽大权。但是汪主席素来不参与军事领导,所以在军中没有得力的支持者,就引用了委员长。这个案子处理的结果是,胡汉民被迫放洋去了俄国,许崇智离开广东到上海当寓公。这样,中央就成了委员长和江主席共治的局面。

汪主席独揽大权的目的仍然没有达到,主要是因为他在军中力量比较薄弱,所以他就开始在军中布局,搞点人事调整。当时的国军,除了湘军、粤军、滇军外,主要的是两部分,陆军是由委员长控制的党军,以黄埔生为骨干,再一个就是海军。陆军既然被委员长控制住了,插不上手,汪主席只好在海军里面下手。汪主席一贯是比较左倾的,与CP接近,所以他能引用的主要是黄埔出身的CP分子。所以当海军局长出缺的时候,他就任命黄埔一期出身的中山舰舰长李之龙代理海军局长,而一直对这个位置垂涎三尺的海军学校校长欧阳格同志就很失望了。所以欧阳格趁委员长因公到广州的时候矫命调中山舰去黄埔一带的海面上打走私船。中山舰到黄埔的时候,找委员长请示任务,委员长不在,就找教育长邓演达请示,邓演达正忙,就随口应承了几句。委员长回来的时候看到中山舰在黄埔,因为他不知道海军为什么把中山舰调来,以为是有人要搞政变,觉得肯定有阴谋,就让党军把船占领了,然后派人去把李之龙抓了起来。然后就用党军控制了局面,把军中亲汪主席的分子都抓了起来。再就是宣布,他得到消息说,这个中山舰是来抓他来了,要把他劫持到海参崴去。

当然,也不能因此就说委员长神经质,太过敏。因为此前确实发生过两次刺杀他的事情,虽然吉人天相,但毕竟让他觉得很紧张,更何况有廖仲恺之死的先例,他反应过度也在情理之中。但随后他采取的一系列措施就非常凌厉了,先是排除了汪主席苦心经营在军中才安插的一点势力,然后马上提出限制CP分子在KMT中的活动以拉拢KMT右派。这样一打一拉,汪主席就站不住脚了,只好称病去法国,剩下的事情就由委员长来办了。这样,从孙总理薨逝到中山舰事件,线索就清楚了,是汪主席上跳下窜想独揽大权,结果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反倒形成了委员长在党内独大的局面。不过,这时候委员长其实并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所以只能尽量地引用原来的西山会议派遗老们,这样一来,他自己政治上的回旋空间就很小了。原来还可以搞点左右平衡,但是既然逼走了汪主席,他就成了左派的公敌,只好当右派了。

不过,这个事情里仍然能看出我上次说的委员长的毛病,就是内心其实比较阴暗,虽然内心很狂妄,但是总是不自信,对人不信任。这时他虽然还没有成为基督徒,但是显然他已经认为自己有天命在身了,革命就是他,他就是革命,谁要是对他不利,那就是对革命不利。所以他后来提起这件事的时候,总是说这个阴谋很邪恶,是帝国主义走狗干的——他认为KMT党内的左派是俄帝走狗,右派是英帝走狗,只有他是全心全意为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独立的。他这种对自己有天命在身的感觉还是很彻底的,有些接近洪秀全晚期真的认为自己是上帝之子的状态。所以后来西安事变后,虽然有那么多人说情,但是他坚持不放张公子,而是他走到哪儿,把张公子带到哪儿,甚至都到1949年他引退下野了,李宗仁提出释放张公子,他也还是不答应。这个做法就很像宗教故事里最大的神总是把最大的魔鬼装载瓶子里带在自己身上。
<< 抗战前委员长的抗日态度 / 蒋委员长的自信与不自信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xianren9000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