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李宗仁的人格和军事水平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这星期终于把毛主席年谱和李宗仁回忆录都看完了。都挺长,看了很长时间了。毛主席年谱是在乔木同志主持下编写的,基本套路没什么变化,凡是涉及到敏感问题的一概回避。不过大概也能看出毛主席的事迹和胸怀,对毛主席,自然是没什么说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但是要根据这点资料说毛主席什么,还是太少了点,主要说说李宗仁同志。

先说说人格。整体上说,李代总统的性格还是比较开朗随和的。随和是很明显的,他从在陆军小学开始,就因为为人比较随和,跟同志们关系都不错,在群众中间也比较有威信。所以在粤桂战争结束后,还能带着不到一个团的人退到大山里游击。北伐开始的时候,KMT中央正闹得不可开交,他也是多方调和,才最后达成北伐。到宁含对立的时候,也是他居中调停,促成国民政府统一。开朗这一点很重要。因为开朗,所以他对人没有委员长那么多戒心,所以做事比较能放得开手脚。比如对国军里的杂牌军,他就比较无所谓,也能合作得来,而委员正则千方百计地消灭。所以他在徐州会战的时候就能指挥川军、西北军这种杂牌军,而且还有台儿庄大捷这样的赫赫战绩。也是因为开朗,他对很多事情看得比较开。比如他在回忆录里检讨他在代总统期间与共军议和,向米帝求援而未得。放一般人,肯定骂米帝没义气,见死不救。但他想得比较开,反倒说,幸亏米帝没支援他,要是米帝支援了他,让他和共军划江而治,形成南北对立,分裂祖国,那他就是千古罪人了。

他一直以革命者自标,这一点跟委员长、冯玉祥都是一样的。其实他所谓的革命,主要的还是反帝民族革命,让天朝成为一个现代民族国家。他写回忆录的时间是在58到65年这段时间,他在最后的检讨里也说,CP得国以后,虽然在工业化上过于急躁,求成太急,但是他也很坦率地承认,CP领导下的天朝建设成绩还是主要的,而且完成了民族革命的任务,让天朝真正成了一个独立自主的民族。他还认为,米帝支持湾湾,分裂天朝是不对的,米帝应该退出去,让KMT和CP谈判,和平共存,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他对当时正在进行的非洲各国人民的独立运动也非常同情,对法国少壮派军官反对殖民地独立表示很反感。

李代总统对自己的军事能力显然是非常自信的,认为比委员长水平高很多。不过这一点我也基本上同意。论军事水平,委员长的程度应该不超过一个师长。李代总统评论委员长的军事水平时说过一个看法,委员长没做过中下级军官,所以对战争指挥基本上没感觉,有时候完全是意气用事。比如北伐的时候强攻武昌,抗战的时候死守上海。李代总统都认为这是他在耍脾气。这一点我也完全同意,军事主官还是要从基层逐步选拔。我朝军事主官基本上都是从基层起来的,一般都要从普通战士干起,从班排战斗到营连战斗,再到师团级战斗,再到军以上的战役指挥,都要经历过。李代总统再一个很重要的经历我认为是他在大山里打过一段时间的游击,所以在军事指导思想上比较灵活,不会株守成规,不在乎一城一地的得失,而以歼灭敌人为主,这一点和毛主席的军事思想已经很接近了。

比如他认为淞沪会战的时候,国军就不应该逐次增援,把六七十万国军精锐都拿来跟优势的倭寇硬拼,国军虽然把精华基本上都顶上去了,但是倭寇有海空军配合,火力上的优势很明显。而且倭寇志在与国军主力会战而消灭之,国军这时候跟倭寇硬拼,就是上了圈套。所以,他主张放弃上海,让倭寇登陆,然后利用国军对地理的熟悉再围歼之。淞沪会战失败后,他对南京保卫战也认为毫无必要。南京根本无险可守,与其让国军在南京城下再跟倭寇会战一次,不如将剩下的二十师左右国军精锐撤往大江南北,让倭寇进占南京好了,然后国军从倭寇背后杀出,截断长江水道,断敌交通,然后围困之。这样,倭寇就无力西进了。结果委员长硬要在南京城下与倭寇硬拼,把国军精锐拼光了,倭寇便北上与从华北南下的部队会战徐州,然后西取信阳,完全占领平汉线和津浦线两大交通干线和陇海线东段。

李代总统还检讨了抗战时的敌我双方的战略战术得失。他认为,倭寇的长处在基本军事素质很好,士兵基本素质比较强,遇到进攻不会慌乱,而是马上展开战术队形,就地组织防御待援。但是倭寇的短处是没有整体性的战略。他认为倭寇如果想全占我天朝,则应该在占领东北和华北后,一路南下,但到陇海线后基本上就停止南方的进攻,另一路则沿长城西进,经绥远到陕西,这样,就可以占领整个华北,然后从陕西南下占领四川,则国民政府逃无可逃,就只有流亡和投降两条路了。他认为倭寇在战术上也没有很特别的地方,都是比较常见的办法,没什么大手笔,只是因为委员长不懂军事,所以才成就了倭寇在天朝的猖狂。所以他在徐州会战时基本上不在意一城一地的得失,而是诱敌深入,然后围歼之。按他的说法,如果不是当时中央军不听他调遣,其实完全可以在徐州战场上歼灭倭寇。他退入桐柏山后,在随枣会战的时候,也曾布过一个大口袋阵,而且倭寇也基本上按照他的计划进入了战略包围圈。而这时候中央军的胡宗南和汤恩伯两大兵团都不肯配合他作战,才让倭寇力战突围走掉了。尤其是,他认为国军不应该去印缅战场维持交通线,而应该从广西直出广州,夺取出海口。这样不仅可以将倭寇在西太平洋的战线,而且可以为日后国共内战预先埋下伏笔,一旦抗战结束,则国军可以从广州海运东北,抢占先机。

对于解放战争,他也认为委员长一再放弃战机。辽沈战役前,他主张在48年夏天就将东北国军尽数西调,到辽西一带,以平津为后方,然后与共军决战,这时候共军攻坚能力尚不很强,大兵团会战更是非其所长,所以国军的胜算还是很大的。淮海战役在他看来,也是在错误的地方打了一个错误的仗。徐州地处华中平原,在共军已经占面之后,仅能保守据点的国军不应该在这里与共军会战,而应该将主力撤往江淮一带,依托丘陵水网,与共军拉锯,打消耗战。淮海战役战败后,国军也不应该迅速退往江南,而应该将剩余主力调至长江一带,以南京为中心在上下游组织江防。而国军舍此不取,却将主力向上海一带收缩。当然,这时候委员长已经心胆俱碎,不准备再打下去了,而是让汤恩伯到上海来掩护海运金银和美元向台湾。江防既失,委员长引退,李代总统正位大统,他也不认为这时候事不可为。

我认为他的战略想法比较精彩的也是这个时候的打算。他认为既然已经这样了,那么华东剩余国军就应该迅速向浙赣线退却。而共军的部署显然也是在预防这一点。二野和三野渡江成功后,二野即猛插东南,切断了国军向浙赣线退却的路线,三野也切断了沪杭线。这时候,李宗仁还是没有绝望,他主张在上海的三十万国军迅速海运汕头,然后北上到赣南一带构筑防线。这时候,国军虽然在主要战场上都已失败,但是剩下的部队仍然很多。华中约有四十万部队尚未遭遇歼灭性打击,华东剩余三十万国军,粤军尚有十万左右,西北战场上胡宗南部和马回军虽然与一野打了好几年,但是基本上没有特别重大的损失,主力仍在,胡部号称六十万,即使后来退往川北时也还有二十多万,这时怎么说也该有三四十万。马回军更厉害,彭总英勇,47年的时候马回军只有不到十万人,打到49年,马回军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越打越多,成了二十多万人。所以李代总统认为,应该将西北战场让给马回军,胡宗南部向鄂西北收缩。这样,国军就可以形成一个从西北到东南的战线。而且,四野这时候前进到湖北的只有前锋萧劲光兵团十多万人,只要江西和鄂西北战场的阵线能稳住,就可以以华中白崇禧部为主力,与萧劲光兵团会战而歼灭之。但是这时候蒋委员长又给共军帮忙了,汤恩伯兵团并没有按他的部署走,而是退守舟山群岛,然后逐次退往台湾去了。共军陈赓马上突破了浙赣线,进到南昌,白崇禧的右翼完蛋了。在西北,胡宗南部和马回军没有配合,马回军被共军击败,胡宗南也退往川北去了。原属白崇禧指挥的宋希濂同志所部也退到湘鄂西去了。这样,白崇禧只好仓皇退往湖南。

当然,瓦修说得也对,李代总统基本上还是山地战和运动战为主,而跟共军玩山地战和运动战,显然很难占上便宜。但是李代总统的想法还是比较好的,而且跟共军玩山地战也不是毫无胜算。白崇禧仓皇退到衡阳,还能用残军跟共军一战,并且让共军吃了败仗。要是这条战线能建立起来,至少共军进展就不会这么快了,可以坚持一阵子。

主要的我还是觉得李代总统比较有办法,不像委员长,先是硬拼,硬拼一旦不成,面子丢了,就干脆灰心丧气一退到底。这也跟我前面说的跟李代总统的人格有关系。李代总统比较开朗,所以他对别人并没有那么多防范,而是能放手让手下人做事。而委员长就不一样了,在委员长心里,这世界上的中国人,除了他就都是傻瓜,啥事都干不成。所以事无巨细都要他自己操办,而他手下的人则只要服从就行了,不要发挥什么主观能动性。而李代总统显然就好很多,比如他对杂牌军的战斗力并不怀疑,他代总统后也是搞的内阁制,自己并不什么都管,而是让行政院充分负责。可惜的是李代总统在很多时候还是妇人之仁,比如在西南的时候卢汉曾提议把委员长扣起来,这样李代总统就能掌握实权,而李代总统则认为这种做法太过鲁莽灭裂,太没有政治道德了。而委员长显然就没有这些想法,胡汉民跟他闹得比较凶的时候,他就果断地把胡汉民扣押起来了。龙云不听话,他就让杜聿明围攻,把龙云逼得出走香港。张公子胡来,他就把张公子囚禁一生,走到哪儿带到哪儿。

李代总统正位后,曾与CP和谈,当时CP给他的要求是与委员长彻底决裂,加入到反蒋阵线里来。站在他的立场上想,我认为其实未尝不可。虽然他那时代任总统,但是大权仍然操于委员长,事无巨细,概唯溪口之命是从,而且多方掣肘。与其这样,还不如与CP谈判,保持部队完整,加入CP主导的联合政府。谈判弱成,以他的身份和才干,而且有中华民国这个招牌,对新政权的格局难免有所改变。这样,尚能遂他夙愿,为国服务几年。至少比他75岁高龄再落叶归根来归强多了。而他不肯这么干,主要出于他认为自己是代总统,不能甘心投降,自损中华民国的国格。其实他在这个事情上还是没有想通,中华民国这块招牌从来就没有属于过他,委员长从来都是当作夹袋私物的,他根本就代表不了中华民国的国格,要代表也是委员长代表。

<< 再谈谈救市的问题 / 要救市就不能救房价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xianren9000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