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说明一下我和毛派的关系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以前看小说,看过一个《后西游记》,记得里面是孙悟空的后代,叫孙小空,还是住在花果山。因为想要自己也当孙悟空,所以就跟孙悟空一样,到处求学,这里找师傅那里拜码头,但是到处找了一圈,什么也没学到,只好回到花果山。终于在打坐的时候顿悟,其实他不需要什么师傅,他的师傅只能是他自己,于是学得众多本领,云云。

1920年毛主席到北京游学,曾经慕名去见过不少人,其中比较有名的比如胡适、梁漱溟等人。那时的毛主席不名一文,又是从遥远的湖南来的一个乡下人,其湖南口音连时为北大学生的张国焘都很看不起,更不用说胡适之流已经名闻全国的名教授们了,自然是对毛主席很不屑一顾的。不过毛主席圣人气象,无可无不可,当年的事情其实并无所谓。后来在延安,梁漱溟来访,毛主席与之长谈,还说起来当年他在岳父家见过梁漱溟,并说那时的自己是个开门倒水的后生,梁漱溟漫无所应,显然是根本不知道那时候就与毛主席见过面了。不过,以毛主席的性格和谈话的风格而言,说这些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不过是让大家的心态放松一点,不要让梁漱溟太拘束。毕竟那时候的毛主席已经是CP领袖,而梁漱溟也是国民参政会的参政员,要深谈起来是很不容易的。如果搞得跟正式谈判似的,自然不免把梁先生推到蒋委员长那边去了。

不过胡适同志就不太知道天高地厚了,别人给他跟杆子,还真就拿自己当腕儿了。40年年代末,国共之争正酣,胡适同志就摆出一副老师的样子教训起CP来了,说国共两党应该搁置争议,团结起来云云,不妨按蒋委员长说的办,CP把军队和根据地都交出去,和平建国。结果自然成了大笑话,CP没当回事,KMT也没当回事。到台湾后,胡适同志又提到过这个事情几次,每次都要说毛主席当年在北大慕名来求见他的时候,是如何的穷酸,他当时对毛主席是如何的居高临下,云云。言下之意当然是很明显的,他没想到当年的穷乡巴佬如今居然把他们都赶到海岛上去了,真是咸鱼翻身,而他胡先生一肚子的学问却救国无门,可见苍天之无眼可见历史之无情。胡适同志是自由派的祖宗,祖宗的教导后辈们当然记得很牢靠,于是乎到了1990年代,自由派就开口闭口说毛主席当年在北大的时候被知识分子们看不起,因此记恨,才有了后来的反右啊文革啊之类的“历史悲剧”。祖宗不会反躬自省的毛病后辈的徒子徒孙们也不能幸免,可见有乃祖必有乃孙。

这个事情当然可以这么说,但是也可以反过来说,毛主席当年在北大的时候固然穷酸,但是为什么这么名教授们就没看出来他们面前的这个年轻热将来会主演一场天翻地覆的大戏呢?就算是毛主席小心眼,记恨知识分子,是不是也要说说知识分子们不识人呢?胡适同志也是可笑,当他如此惬意地回忆起自己当年也曾居高临下地看不起过毛主席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毛主席见到他的时候,说不定心里有“见面不如闻名”之感呢?现在没有毛主席当时看到胡适同志的这些八卦的反应,我想,以毛主席的性格,大概是一笑了之吧。

我没有毛主席的气度,所以要换了我是毛主席,我的想法肯定是:当初认识这个人就是个错误。

到上海来的这几年,见过不少人,外地的本地的都有。我对这种事情的态度一般是既然来了,约我见面,那就是看得起我,我也不能当拿自己当回事了,不给人家面子,所以除了少数我比较反感的人之外,一般都是来者不拒。见了面自然是聊天,聊得来就多聊聊,聊不来大不了应付几句拉倒。不过,我并不是特别喜欢在大庭广众之下宣传自己观点的人,很多时候,如果人多,我都是听的比说得多,尽管有时候偶尔说几句就会让别人很不愉快。所以,这几年见到的人比较杂,可以说什么样的人都有,跑江湖的、扯大旗拉杆子的、宣传自己的所谓理论的,很多。这些人里面有聊得来的,也有聊不来的,有聊了以后成了朋友的,也有聊了一次再没见过的,当然也有聊得成了敌人的。我对这些人当然有自己的印象、观感。不过我基本上还是坚持一个原则,私下跟别人谈谈这些人可以,但是不会在明面儿上公开地说别人的坏话,比如写帖子之类。应该说明的是,朱学勤那次是个例外,因为我不认为那次是聊天,而是听他演讲,所以后来写了帖子。

但是,有些同志就此就把我在当面聊天说的闲话拿着到处宣扬,时常挂在嘴边,固然让我受宠若惊,但老实地说,如果是那些我觉得人品不太好的人,我会常常有前面说过的感觉,后悔认识这个人。尤其是有些人仅凭跟我聊天的印象,就对毛派做某种判断,我觉得就比较好笑了。且不说我在毛派里是无名小辈,还轮不到我来代表毛派,即使以我的观点,在毛派里应该也算是很少数的少数派,对毛派缺乏基本的了解,就拿我来代表毛派,就是很大的误会了。

当然,应该说明的是,这并不意味着我认为毛派是个不好的帽子,怕这个帽子会污了自己的羽毛什么的,我一介民工,无名后辈,没什么羽毛可爱惜的。当年明太祖要把孟子从四书里删出去,钱唐当庭力争,太祖说,你不怕死吗?钱唐说,臣为孟轲而死,死有余荣。能为毛主席受过,是我莫大的荣幸。只是,我想提醒那些喜欢对毛派评头论足的同志们的是,不要拿我当毛派的典型。毛派是远比我个人更丰富的传统、政治立场和群体,我只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如果因为反感我而反感毛派,那是大可不必的。

简单点说,就是毛主席说的我都赞成,我说的未必毛主席都同意;毛主席的缺点我都有,但是我的缺点毛主席却未必全有。所以说,如果要批评毛主席,我愿意同受其责,但是要骂我,请不要捎带毛主席,也不要捎带毛派。

顺便也说一下,2005年底,为了交流方便,我建了一个QQ群,后来大家经常在里面聊天,经常是天南地北古今中外的扯淡,说过很多话,我还在博客上转载过不少。但是我在群里说的很多话,有些不太适合对外公开的,也就是我没有在博客上帖过的,还希望同志们不要到处散播,免得生出许多不必要的闲话来。倒不是不敢承认这些话不是自己说的,只是有些话不在场的人未必明白当时的语境,散播开来未免走了样子,以讹传讹,以致于我“欺世盗名”了。比如最近有人说我要考金融专业的研究生,就属于连我都觉得惊讶的事情。我是想过考研,但还没想过要考跟经济学有关的,更不用说金融这么资产阶级的专业了。

<< 毛泽东思想的孩子们 / 没有整风运动就没有新中国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xianren9000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